<object id="oeyxu"><em id="oeyxu"></em></object>
<acronym id="oeyxu"></acronym>

<tr id="oeyxu"><label id="oeyxu"><listing id="oeyxu"></listing></label></tr>

  • <td id="oeyxu"></td>

    <acronym id="oeyxu"></acronym>
  • 真正的歷史奇跡,是由千千萬萬個普通人締造的

    成化二年,廣西一帶有位土司,揭竿而起,發動了叛亂。

    本朝開國以來,對于邊地一貫采用“以夷治夷”的方針,也就是用當地人來管理當地人,這個土司,則是朝廷在當地選拔的行政長官。

    該土司權力不大,野心不小,他不愿意服從朝廷的統治和管理,想要搞事兒,不料力量懸殊,很快落敗,其人也身死亂軍之中。

    賊首已死,但賊首的家眷親屬卻仍然不能放過,于是,一應妻女全都從廣西被擄回了京師紫禁城,充入掖庭,做了下人。

    而這其中,有一位十分年輕的女子,叫做紀姑娘。

    紀姑娘當然不是就叫做“紀姑娘”,而是因為翻遍史書,只發現她的姓氏,沒有發現她的名字。

    其實,一個人叫什么并不重要,因為名字只不過是一個代號,并不能起到什么實際意義。

    叫張漂亮的人未必容顏俏麗,叫李富貴的也未必萬貫腰纏,而叫王長生的人,卻很有可能是個半路夭折的短命鬼。

    一個人如果愿意,她可以擁有很多名字,但無論名字多少,卻只能面對一種人生。

    紀姑娘是土司的親戚,那想必過去在廣西也是官僚階級,而作為官僚從屬,紀姑娘也算是大戶人家的小姐,過得也是養尊處優的生活,然而,在這一場無情的變故之下,紀姑娘失去了一切。

    父母身死,親人離散,籍家抄沒,孑然一身的她就連最寶貴的自由也隨之失去,淪落到了在紫禁城里終身為奴婢的下場。

    這樣的結局,反倒還不如死了算了。

    然而,紀姑娘很顯然并不是一個自怨自艾,自暴自棄的人。

    在她看來,雖然她在轉瞬之間失去了一切,但至少,她這條賤命,還是活了下來。

    雖然自己從千金小姐成了紫禁城中千千萬萬普通奴婢中的一員,雖然她自打進宮之后干的都是最為粗糲的活計,亭臺灑掃,洗衣刷碗,秋掃落葉冬掃雪,雖然這樣的日子一眼望不到頭,雖然自己將會面臨老死宮中非死不得出的結局,然而自己還是活下來了,不是么?

    自己能吃得上一口熱乎的飯,自己每天晚上能蜷縮在柴房里睡一覺,這不就已經很好了么?

    (紀姑娘 形象)

    看來,命運的摧殘沒有徹底擊潰這個年輕少女的內心,在逆來順受中,紀姑娘觸底反彈,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

    是啊,就這么活下去吧,將痛苦的回憶掩埋,將所有的往事塵封。

    別說是自己,這巍峨宮墻中數不清的姐妹們,哪一個沒有和自己一樣凄苦的遭遇?

    然而,天意弄人,上天很顯然并不希望紀姑娘就這么平凡的度過自己的一生。

    我們要知道,雖然說在身份上,紀姑娘是普通宮女,但本質上她和普通宮女還是很不一樣的。

    畢竟是出生在官家,她接受過較好的文化教育,學習過正統的儒家經典,史書中更說她“警敏通文字”,很顯然,這是個有才氣的女子。

    宮里的管事也很快發現了紀姑娘的不同尋常,讓這樣一位腹有詩書氣自華的小宮女整天做苦力,很顯然是有些埋沒了她的才華,本著物盡其用,人盡其才,榨干勞動者的最后一絲剩余價值的指導方針,紀姑娘很快被安排到了內庫工作。

    內庫,是內部倉庫的意思,而紫禁城里的內庫,則是指皇帝的私人倉庫。

    紀姑娘就這么成了時任大明皇帝的明憲宗朱見深私人倉庫的管理員。

    雖然是皇帝的倉庫,但朱見深卻一年到頭也來不了幾次,更多的時候,是紀姑娘獨自一人守在倉庫里,每日清理打點,然后就是在一片死寂的沉默中,倚在門口,看著日頭西沉,一點點的落下。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這座神奇而宏偉的東方建筑中的所有的奴仆和下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消耗著相同的人生。

    (紫禁城一角)

    誠然,如果不是接下來的這一場意外,紀姑娘將不會有她后來的那些傳奇故事,而只淪為史書上一行微不足道的小字:

    宮女紀氏,生年不詳,卒年不詳,生平不詳。

    成化某年的一天,幾近一年多都未曾到訪內庫的朱見深突然來到,來內庫中翻找自己曾經存放在這里的一些古董文玩。

    史書無從記載朱見深到底找沒找到他珍藏的那一款底刻洪武年制的花瓶,但史書有記載的是,朱見深同志在內庫中只不過是匆匆看了管理員紀姑娘一眼,從此后就再也沒能忘掉她的容顏。

    和宮里的庸脂俗粉不一樣,紀姑娘氣質如蘭,清新脫俗,眉間有淡淡的愁苦,臉上卻有半分動人的嫵媚。

    朱見深一時按捺不住,很快把紀姑娘臨幸了。

    史官們說,帝王欲偃武修文,所以在宮里臨幸女子,然而作者卻并不怎么看。

    如果紀姑娘同意,這勉強算是臨幸,如果紀姑娘不同意,那么朱見深這就等同于強奸。

    不過,在當時看來,紀姑娘就算不同意,她沒有辦法抗爭。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自己是宮女,是下人,更是大明天子腳下微不足道的附庸,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所謂“臨幸”,紀姑娘無力反抗,只能默默承受。

    更加可惡的是,朱見深同志泄欲完畢之后,穿上褲子,一拍屁股,二話不說就走掉了。

    似乎,這對朱見深來說,是一件極為正常的事情,在他看來,紫禁城的一切都是自己的,自己不過是玩了個宮女,有什么可大驚小怪的?

    可他不知道,一個花季少女,就這么在倉促之間被一個既不認識,也毫無感情的男人,奪走了寶貴的貞操。

    她要承受多大的委屈?她的內心是該何等的凄涼?

    (內庫)

    在蕭瑟的秋風中,紀姑娘淚眼婆娑的看著朱見深遠去的背影,她一聲不吭,開始收拾起自己凌亂的衣衫。

    沒有春風一度,沒有無限柔情,有的只是再度破碎的人生。

    如果說被朱見深侮辱已經是十分不幸,那么更加不幸的就是,不久之后,紀姑娘就懷孕了。

    是的,她懷上了朱見深的孩子。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作為宮女,這一切的變故怎么能說是不幸呢?這應該是福至心靈,這是大大的好事才對???

    和皇帝發生關系,那就等于成為了皇帝的女人,有了皇帝的子嗣,那就可以母憑子貴,以后在紫禁城里還不就是順風順水,富貴榮華?

    紫禁城里有多少宮女,又有多少妃嬪,她們有些人終其一生都未曾見過皇帝一面,而你紀姑娘,已經攀上龍床,還懷上了龍種,你就偷著樂吧!

    這種想法,實在是有些可笑。

    你沒到訪過百年前的紫禁城,你不知道那宏偉而寬闊的宮殿有多陰森,有多可怖。

    你沒有在后宮之中生活過哪怕一天,你不知道在那里生活的每一天有多漫長,有多難捱。

    花季少女紀姑娘這一生中最大的夢想只不過是平平淡淡的在宮里的了此殘生,什么被臨幸,什么生孩子,這些在別人眼里看起來是美夢,可對她來說,是宛如刀割一般的厄運。

    這的確是皇帝的子嗣,但對朱見深來說,紀姑娘不過是他的露水情緣,他甚至都不記得自己曾經臨幸過這么一個宮女,也沒有給紀姑娘留下過任何的信物。

    茫茫深宮,想要再見皇帝一面,難比登天。

    (萬貴妃 形象)

    皇帝雖然不知道自己有了子嗣,但這個消息卻很快被后宮里的女主人萬貴妃給知道了。

    貴妃萬氏,這是朱見深最為寵愛的女人,這也是后宮中權勢最大的妃嬪。

    萬氏的權柄大到了什么程度?

    皇帝為了她可以廢黜原配皇后,她更能掌握后宮眾人的生殺大權。

    然而,盡管盛寵不衰,萬貴妃卻還是留有遺憾,那就是,自己的肚皮不爭氣,一直沒有辦法為皇帝誕下子嗣。

    萬貴妃生不了孩子,所以她也不允許宮里有其它女人為皇帝誕育子嗣。

    嬪妃生下來的孩子基本上都被萬貴妃以各種手段殺害,但鑒于朱見深喜歡四處臨幸宮女的劣跡,萬貴妃在宮中也布有耳目,一旦宮女有孕,必然會遭到萬貴妃的毒手。

    果不其然,紀姑娘前腳有孕,后腳萬貴妃就派出了一位宮女前來墮胎。

    拿著墮胎藥的宮女很快來到了紀姑娘的住處,然而當她看到小腹隆起的紀姑娘的可憐模樣時,卻不由得生出惻隱之心。

    同是宮女,同為賤籍,為什么還要自相殘殺呢?

    所以,這位宮女沒有痛下殺手,而是掉頭就走,返回了萬貴妃的宮中。

    雖然和紀姑娘素不相識,雖然自己這么做得不到任何的好處,反而還會背上欺瞞貴妃的罪名,然而她還是決定要撒一個謊。

    她告訴萬貴妃,紀姑娘沒有懷孕,只不過是肚子里長了一個瘤。

    相信這種說辭的人,估計腦子里也是長瘤了,但奇怪的是,萬貴妃還真就相信了這個說法。

    這是史書上關于這位宮女最后的記載,自此之后,沒有下文。

    (無名宮女)

    我們無從得知這位宮女叫什么,我們也無法知道她的生平,她的結局。

    也許是接著干她宮女的老本行直到老死,也許是后來東窗事發后被萬貴妃殺掉了,我們都不得而知。

    但我們能知道的是,她是一個好人,一個在一念之間挽救了一條生命的好人。

    躲過一劫的紀姑娘很快誕下了肚子里的孩子,可喜可賀,是個健康活潑的男嬰。

    然而,深宮里的氛圍就如同電視劇《鄉村愛情》中的故事線,一家出事兒,家家知曉,紀姑娘誕下男嬰的消息很快又被萬貴妃所探知,萬貴妃相當上火,震怒無比,立刻又派出了殺手去結果男嬰的小命,要求務必將其扼殺在搖籃之中。

    這位殺手的資料,倒是十分詳細,此人姓張名敏字太德,是萬貴妃宮中的一位宦官。

    在萬貴妃看來,之前派出的宮女之所以會墮胎失敗,多半是因為女性和女性之間產生了共情,所以這回干脆派個宦官過去,直接把這個野種給弄死,就算完事兒。

    然而萬貴妃想不到,這位奉命去殺掉男嬰的宦官張敏,在見到這對可憐的母子時,居然也生出了惻隱之心。

    是啊,宦官又怎么了,宦官也是人,宦官還比你萬貴妃多了一份良心。

    看著眼見的紀姑娘和男嬰,張敏驀然的生出一股十分復雜的感情。

    他早在深宮里聽說了紀姑娘的遭遇,他更知道眼下這個男嬰是成化皇帝朱見深唯一的骨血,而作為忠實的皇家奴仆,他無法接受皇脈被扼殺在自己的手里。

    所以,頂著巨大的壓力,張敏不僅沒有殺掉男嬰,反而給男嬰提供了一間藏身的柴房。

    最后,在回稟萬貴妃時,張敏風輕云淡的表示,男嬰,自己已經殺掉了。

    (柴房)

    我們不知道張敏這么做的動機是什么,因為幫助萬貴妃做這些黑暗的勾當,雖然會讓他的內心受到譴責,但卻可以幫助他升官發財,而保下這個孩子,他什么都得不到,唯一得到的,就是整日的擔驚受怕。

    因為,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萬貴妃一旦知道自己被騙了,等待張敏的,就只有死路一條。

    然而,張敏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后者,他主動承擔起了照顧和養育這個男嬰的責任。

    男嬰的藏匿生涯開始了,他被放在一間沒有窗戶,幾乎可以說是密不透風的暗室里,由于紀姑娘和張敏每天都要上班,所以大部分的時間,只能找一條鎖子把男嬰栓在桌腿上。

    沒有人來得及照看他,只能任由他哭,鬧,吃泥土,玩自己的腳指頭。

    而在結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紀姑娘和張敏會從外面撿來半片煮熟的菜葉,或者是泔水桶里掏出來的半個饅頭來喂養男嬰。

    這個可憐的孩子就以一種極低的生存姿態活著,茍延殘喘,無聲無息。

    年輕的讀者朋友們可能不知道養育孩子是多么艱難的工作,只有真正的為人父母,才會知道將一個孩子養育成人,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紀姑娘和張敏那微薄的薪祿,養活自己都夠嗆,又談何是多了一個孩子呢?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紀姑娘和張敏發現,不止他們,越來越多的宦官和宮女,開始自發的加入到了照顧這個男嬰的行列之中。

    (宮女 宦官)

    有錢的,他們給紀姑娘送幾枚銅板,有力的,他們給張敏送去幾枚雞蛋,沒錢沒力的,也會自己偷偷做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撥浪鼓,在閑暇之余到柴房中陪男嬰玩一會。

    他們把男嬰當成了自己的孩子,保護,關心,呵護,并且,他們心照不宣的守護住了這個秘密,誰都沒有向萬貴妃告密。

    讀史到此,不禁感嘆,更難以相信。

    紫禁城是什么地方?是修羅煉獄,是人性戰場,底層人奮不顧身,他們唯一的追求只有往上爬。

    也許你看過宮廷劇,看過后宮勾心斗角的劇情,真實的歷史當然沒有那些狗血故事,但論起殘酷程度,卻一點也不差。

    在那里,人踩人,人恨人,人殺人,人們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變得冷漠,自私和殘忍。

    然而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所有人為了保護這個孩子,卻放下了彼此的成見和對立,站到了一個戰壕之中。

    試問,他們圖什么?

    或者說,他們這樣做,能得到什么?

    他們什么都得不到,唯一能得到的,就是一旦事情敗露之后被萬貴妃瘋狂的打擊和報復。

    然而即便如此,他們還是堅持了下來,五六年的時間里,他們為了這個孩子東奔西跑,節衣縮食,為了讓男嬰平安的活下來,他們奉獻出了自己的一切。

    這是什么?

    這不是幻想,這不是故事,這是歷史的奇跡。

    然而,面對男嬰的一天天長大,最先發起這場愛心接力的宦官張敏的心情卻一天比一天沉重。

    因為他知道,養孩子不是養豬養狗,孩子總要長大,總要走出去,不能讓他一輩子如囚犯一樣生活在這間柴房里。

    可是,要怎么走出去呢?

    深思熟慮后的張敏認為,這需要一個機會。

    這個機會,很快就來了。

    (明憲宗 朱見深)

    成化十一年,張敏已經從萬貴妃的寢宮中調任為了明憲宗朱見深的隨侍宦官,每天早上所必須的工作,就是幫助朱見深梳理頭發。

    銅鏡照人人憔悴,望著鏡中發際線不斷后移的自己,朱見深坐在椅子上,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然后自顧自的說:

    我已經這么老了,但是卻沒有兒子。

    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朱見深為了自己沒兒子這件事兒,可以說是相當著急上火。

    撲通一聲,正在替朱見深梳理頭發的張敏跪了下來,沉聲說道:

    下臣死罪,萬歲爺您已經有子嗣了,一直被我們偷偷養在深宮中,已經六歲了。

    在幾百年前的一個薄霧彌漫的清晨,宦官張敏終于抓住機會,向朱見深講述了這多年來發生的一切。

    將這一切公之于眾,張敏很開心,因為他知道,柴房里的男孩終于不用再躲躲藏藏,終于可以見人了。

    但他也知道,只要這個秘密被公開,就代表著自己活不久了。

    萬貴妃必然會知道自己欺騙她的事情,到時候自己肯定是沒有好果汁吃了。

    然而,此刻的張敏,已經毫無保留,沒有遺憾了。

    皇帝要派人把男孩從后宮中接走的消息很快傳來,大家都很開心,這幫宮女太監們簡直像過年了一樣開心,恨不得放兩掛鞭炮來慶祝一下,只有男孩的母親紀姑娘,此時此刻,卻已經哭的像個淚人。

    她最后一次來到了那個藏了兒子六年的柴房,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龐,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她知道,兒子被皇帝接走的那一刻,就代表自己也走上了絕路。

    萬貴妃一定不會放過自己,自己必然命不久矣。

    她看著自己的孩子,六年來,這個孩子沒有到過外面,沒有聞過鳥語花香,沒有見過星星月亮,他從來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的。

    他沒有穿過新衣服,沒有吃過熱乎的飯,沒有喝過干凈的水,就連頭發也沒有修剪過。

    一頭蓬松的長發,一張因為長期營養不良而面有菜色的臉龐,如果非要找一個形容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

    人不人,鬼不鬼。

    (凄慘童年)

    紀姑娘捧起男孩的臉龐,說出了她對這個孩子說過的最后一句話:

    活下去吧,帶著媽媽的希望,帶著所有人的祝福,活下去。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情感都是為了相聚,只有母愛,是為了分離。

    男孩被接走了,他的身份很快被公之于眾,還被冊立為儲君,未來還會成為帝國的接班人。

    西風渭水,落日孤城,皆大歡喜,只有萬貴妃不歡喜。

    沒有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萬貴妃很快開始了瘋狂的打擊報復。

    宦官張敏,在一個寒冷的早晨被發現死于自己的臥房之內,死因不明。

    張敏這位仁兄,一生沒有什么太多的建樹,臨到死也不過是個普通宦官,但作者認為,他比歷史上的任何帝王將相都值得書寫。

    因為,他用他卑賤的生命,點亮了另外一個人的未來。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張敏,你是一個偉大的人。

    (宦官張敏 形象)

    誕育了皇嗣的紀姑娘終于等來了被正名的一天,她被封為了淑妃,然而不久之后,紀姑娘就暴斃在了深宮之中。

    沒有人議論她是怎么死的,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翻遍明史,我們找不到這位同樣偉大的母親的名字,我們只知道,她為了撫養自己的兒子長大成人,可以義無反顧的放棄自己的生命。

    多年前在紫禁城和渣男朱見深的一場邂逅,改變了這個普通女子的命運,而如今大明淑妃生命的定格,為我們勾勒出了一位封建時代下的女性,傳奇的一生。

    文章寫到這里,大家大概也知道了,這個男孩,叫做朱祐樘,后來繼承了皇位,年號弘治,廟號明孝宗。

    當年這個如野狗一樣出生,如野狗一樣長大的孩子,千回百轉,終于成為了一代帝王。

    封建歷史,糟粕很多。

    但在那些刀光劍影的戰場上,在那些爾虞我詐的政壇中,在那些殘酷的亂世里,在一個又一個無情的世道上,人性的光輝和善良,將會永遠存在。

    朱祐樘,就是最好的例子。

    (明孝宗 朱祐樘)

    對于過去,朱祐樘的記憶已經模糊,他已經不能記得母親的模樣,也記不清宦官張敏的音容笑貌,他當然也想要去找到那些曾經直接或者間接幫助過他的宮女和宦官們,然而,朱祐樘始終一無所獲。

    因為,沒有人站出來要求回報,也沒有人跑出來邀功。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大家自愿的。

    多年前那個風雨交加,電閃雷鳴的深夜里,無數人用愛心捧成了一雙手,將朱祐樘高高舉起,使他沒有永遠的沉淪下去,而此時已經站在頂點的朱祐樘,勤政愛民,勵精圖治,得民心施仁政,還締造了屬于自己的中興時代。

    想來,這位皇帝在冥冥之中,已經用另外一種方式,實現了報答。

    版權聲明
    日本无码高清无码高清中文字幕_色色色.男人的天堂_偷偷鲁2019丫丫久久_亚洲精品自拍av
    <object id="oeyxu"><em id="oeyxu"></em></object>
    <acronym id="oeyxu"></acronym>

    <tr id="oeyxu"><label id="oeyxu"><listing id="oeyxu"></listing></label></tr>

  • <td id="oeyxu"></td>

    <acronym id="oeyxu"></acronym>